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离岸公司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离岸公司注册 >

离岸公司基于客户立场获得最大效益

时间:2018-01-24来源:未知作者:上海誉商点击:
  7月1日起,CRS全球征税在国内正式启动,富裕阶层的海外资产面临裸奔。尤其从事外贸行业的企业主,由于涉及国际间金融贸易往来,在海外的公司账户或个人账户信息会被交换回国内,面临税务补缴的风险。外贸圈里有人戏称“现在开离岸就等于开了一个监管账户”,CRS全球征税对行业的冲击不明觉厉。
 
  大部分的外贸企业主,在国内有工厂,设立海外公司,通过定价或收益的转让,将利润截留在海外账户,但由于大股东是中国人,就算设定在海外,也是符合国内课税的对象。根据国内税务部门在2009年颁布的82号文,这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内地税务居民企业,在香港的账户信息会上报回国内。


 
  这类公司需要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这类公司几乎是零报,并未缴纳过BVI、香港或大陆的税。第二是壳公司没有实际运营,这类公司无法按照香港规定缴纳税收。如果将过去几年的历史税收进行回溯,问题会很严重。
 
  以家庭成员的国籍来划分,赴美投资房产的国内高净值人士包括三类:第一类是本人、配偶及子女皆已获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第二类是本人、配偶及子女皆无绿卡亦无计划申请美国绿卡;第三类为本人及配偶均未持有美国绿卡或成为美国公民,但其子女已经或正计划获得美国绿卡。
 
  “2001年之前,国内在美国购买房产的高净值人士以第一类为主,当时他们出于分散投资的需要且有自用需求,以购买住宅为主,兼有购买小型商业广场及仓库。此后,第二、第三种买家陆续涌现。”李翀鸣介绍,2008年金融危机后,随着人民币持续多年升值及美国房地产价格在2009年至2010年滑入周期性谷底,后两类买家更逐渐成为主流。
 
  “这类买家一般需要考虑两方面的风险。一方面,交易及持有物业的形式应尽可能保障其隐私;另一方面,要尽可能规避美国的遗产税、赠与税。”李翀鸣说,很多不考虑移民的纯投资者,要么是在国内有显赫的政商背景使其不便移民,要么就是已获得了其它国家的绿卡,而这类绿卡在出入境及税务上已能为其提供更大的便利(如新加坡)。
 
  首先,若这类买家以个人名义持有物业,其它公众可通过美国各地的房产及土地产权登记中心查询到其交易细节;其次,由于这些投资者大多选择购入能产生租金收入的现房,当有租金收入时,投资者必需在美国报税,这就涉及披露其个人收入;最后就是像王兰父亲这样,在持有物业期间若意外身故,在继承人处理房产产权变更时,美国有司法管辖权,可依照房产的市值来计算、征收遗产税,而不论物业所有人非美国绿卡或公民。
 
  “要规避这类税务风险,一种较为普遍的做法是以公司名义持有物业,先在美国成立一家公司直接持有物业,再选择一个与美国有税务互惠条约国家,成立一家离岸公司,由离岸公司持有这家美国公司的股权。”李翀鸣解释,从美国遗产税的角度,在房产所有人身故后,无论是直接转移美国的房产,还是美国公司的股权都需要征遗产税,但是非美国绿卡的外籍人士持有的非美国公司的股权,则不视为所有权人在美国境内的遗产。
 

 
  有经验的律师,一般会做上述离岸公司持股的安排并在遗嘱中约定,在物业实际所有人身故后,其持有美国物业股权的离案公司的股权将过户给继承人。这种情况下,由于继承中转移的是美国境外公司的股权,而非美国公司的股权和物业所有权,美国一般不对有关物业征收遗产税。当继承人日后想要卖出该物业时,一般只需以正常程序缴纳公司及股东层面的利得税,并且,最终出售物业所得也可以转移到继承人控制的资金平台中。
 
  在香港有很多业务,但自己又不能经常前往香港处理,有一些香港方面的业务,所以遇到了许多困难,是从透过瑞,丰注册了香港公司后,瑞丰的商务秘书解决了我的所有困难,如提供公司地址、电话、传真,还有专人接听电话,为我收取支票。他们还有专业人士为我设制询价单、报价单、发票、送货单、提货单等单据,让我毫无后顾之忧地用香港公司的名义在内地做生意。
 
  在实际操作中,房产经纪人或者贷款方并不必然因投资者以公司名义持有就否决有关交易;但若贪图方便,直接以个人名义持有即可能产生极大的税务风险,隐私也无法得以保障。
 
  “依据美国法律,不论其是否在债权平台登记,个人担保合同经公证后即具法律效力。不过,不少贷方为了获得优先权和间接控制借贷方的杠杆率,还是会在政府债权登记平台对债务、担保进行登记。一旦登记,公众就可以查询得到此担保及房产交易的明细,这样做虽然有利于贷方控制自身风险,但却不利于保障买方的隐私。因此,买方的经纪和律师都需要多留心这些具体细节。”李翀鸣表示。
 
  “虽然美国一般不对非公民、居民征收赠予税,但如果非公民、居民直接赠与位于美国的房产以及美国公司的股权,将仍适用于美国的赠与税。”李翀鸣解释。尽管赠与税也有免税额度,但非公民、居民的免税额度要较持美国绿卡及美国公民更低,因此还是通过离岸操作比较省税。
 
  在全球征税的原则下,将房产注入生前信托(LIVING TRUST)也并不能完全规避税收。生前信托类似遗嘱,但并不完全相同。在美国的继承法中,如果被继承人有遗嘱但不动产在其个人名下,一般需要经过一个遗产分配程序,如果有人挑战遗嘱分配的合法性或正当性,甚至需要到遗产法庭(PROBATE COURT)解决。在有遗嘱的情况下,遗嘱的受托人或继承人一般需要持遗嘱去法院,再由法院颁令将房产转到继承人名下,在这一过程中也要解决遗产税的问题。
 
  一个近年来越来越流行的方式——即设立名为“合格个人住宅信托”(QPRT)的临时性基金将房产转给继承人,其好处是大幅降低房产的应税价值。不过在业内,这一新兴方式实际上却还是有不确定性,行内也对其有所质疑,我们将在本系列的下一篇中,详细介绍有关QPRT的安排。
 
  申请海外利得需要提供采购发票等贸易凭证,并向当地经管局提交申请手续,在3个月申请期内符合标准获批后才能够抵扣,而香港离岸公司属于没有实体运营的形式,能够实现抵扣的概率非常小。按照国内税法规定,香港离岸公司所节流的利润仍然需要交纳内地的所得税。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到,精心营造的海外避税方法,在CRS下都将被彻底穿透。海外金融资产信息透明化后,目前账户存量和未来的收益会面临缴纳税收的风险,以往的税收也难逃监管。按照税务局无限期追缴欠款税金,滞纳金按照缴纳税金的万分之五/天计算,将面临巨额的税收补缴。
 
  风险中的外贸企业主面临此种局面,首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专业机构,进行CRS下的涉税风险测算,采取针对性风险隔离的措施。誉商咨询作为国内少有的基于客户立场的家族服务咨询公司,启动了大规模的全球范围内调研以及金融机构合作,打造富裕阶层资产管理、家族传承的服务体系,为高净值企业主提供包括全球税务规划、税务政策法规解读,CRS自证声明表填写支持,CRS风险评测、财富的保值增值、风险隔离等专业咨询服务。